18 世纪美国首都的城市设计图,竟然是出自一位骄傲的法国画家

18 世纪美国首都的城市设计图,竟然是出自一位骄傲的法国画家

美国的都市规画在十八世纪大肆开展 ,纽黑文、费城、安纳波利斯、威廉斯堡以及高贵典雅的萨瓦纳等殖民城市纷纷落成。 城市设计一丝不苟,完全按照明确规则,大小街道、广场与绿地设置得井井有条。这些城市的规画者是谁?

纽黑文那不寻常的九宫格平面布局,犹如井字游戏图,在正中央的方格内有座市场,而此布局出自何人之手已不得而知;有可能是西奥菲勒斯.伊顿或约翰.布罗基特。伊顿是创建此城(原称昆尼帕)的那群麻塞诸塞移居者的领袖之一,布罗基特则是那群人的土地测量师。

纽黑文的整个平面占地只有○.五平方英里,雄心勃勃的费城平面则是两平方英里。费城街道为严整的棋盘式布局,两条十字交叉的主街将整个平面分为四等分,每个等分里都有一座公共广场,在十字交叉的中心位置同样也有一座。

规画者是宾夕法尼亚殖民地的测量主任汤玛斯.霍尔姆上尉,很多人说霍尔姆是个工程师,应该是在军中学会工程的本事,但在规画之初,殖民地行政长官威廉.潘十之八九也有协助构思。

在更南边,马里兰殖民地的行政长官法兰西斯.尼可森,为他的新首府安纳波利斯拟了独特的都市规画。该城市的布局包含四个开放空间:两座圆形广场,一座住宅区广场,一座市场。

两座圆形广场分别为公共圆形广场和教堂圆形广场,比约翰.伍德在英格兰巴思的圆形广场早了三十多年。 街道从圆形广场往外斜向伸出,这是模仿巴洛克时代的罗马,只是格局小了许多。

尼可森派任为维吉尼亚行政长官时,有了机会规画第二座城市,于是 威廉斯堡就此诞生,其为某历史学家口中「殖民时代美国最成功的城区规画」。

安纳波利斯的平面布局大大借用欧洲的先例,威廉斯堡则较富新意,由一条宽阔的主街构成平面的主轴。威廉与玛丽学院位在该主轴一端,维吉尼亚殖民地下议院位在另一端,中间位置坐落着市场广场,而市场广场原也是法院和弹药库所在地。

此城的另一个主要建筑是行政长官官邸,尼可森将它盖在一块周边遍植树木的草地顶端,该块草地则和主街呈直角之势延展。此城的平面布局有两个引人注目的特点:房子位在被花园所包围且面积甚大的建地上,主街沿线的各建地被浅沖沟隔开。

如此造就出的平面布局,如建筑师暨都市规画师贾克林.罗伯森所写道,提供了 「清楚的美国常规,将我们公共建筑、街道、房子、树木、庭院与自然地貌的巧妙融合化为典範」。

萨瓦纳的都市规画者詹姆斯.奥格索普,是乔治亚殖民地的创建者暨行政长官。在英格兰陆军中立下彪炳战功的奥格索普,也是个社会改革者,他找「薪贫族」移居这个新殖民地,且禁止蓄奴。

他出色的都市规画,以一标準化的「区」为基础,「区」由四十块住宅建地构成,各住宅建地围着一中央广场,广场前方则立着公共建筑。

随着城区扩大,新的「区」以井然有序的方式增建。虽然看来死板,但此一都市规画匠心独具之处,在于大小街道都是城区扩张本身不可或缺的一环,创造出连绵不断、植树绿化、连接诸「区」的大街。

就殖民地时期的所有都市规画来说,这不只是最先进的,也是存世最久的, 因为从一七三三年建城,到美国内战(一八六一~一八六五)为止,该城的城区扩展一直以奥格索普的模式为依归。

但殖民地时代的城镇大部分缺乏萨瓦纳、威廉斯堡那种巧妙与用心。一七四九年建造的维吉尼亚州亚历山卓城就是个典型例子。

八十四个一模一样的半英亩建地,按每个街区四块建地的方式铺排,街道构成简单的棋盘状,但棋盘格局的完整性被不规则的波多马克河河岸线破坏掉。这一朴实无华的城区画分,出自测量员小约翰.韦斯特和其十七岁助手乔治.华盛顿之手。

四十年后,华盛顿总统得决定联邦首都的都市规画方案,其国务卿汤玛斯.杰佛逊,被公认为建筑事务方面的专家,建议採类似亚历山卓的棋盘状格局,甚至呈上粗略的草图。

华盛顿将草图拿给其某位顾问过目,该顾问回以尖刻的评论:

这一夸夸其谈之语,出自年轻法国人皮耶夏尔.朗方之口。他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来到美国打仗,担任华盛顿的幕僚,爬到少校之位。

他因为改造纽约的联邦厅(华盛顿宣誓就职之处),而展露他的艺术才华,于是华盛顿总统委任他画出这座未来联邦城市所在位置的地形图。华盛顿欣赏朗方的热情,且相信他认为新首都应该「气派优美」的论点,因而指派他负责首都的都市规画。

如今朗方有时被视为建筑师或军事工程师,但他其实两者都不是;离开法国前夕,他还在研习艺术创作。但他懂得画画,对都市规画有天赋,而且雄心远大。

他为联邦首都所做的规画有三大特色:善用地形,把国会山庄安在某山丘上,把总统官邸放在另一座山丘,建了一条通往波多马克河的「大街」(今国家广场)。

以斜向的大街连接主要的市府建筑,在道路交叉口设置许多可供摆放纪念性雕像的圆环(斜向大街的设计明显受了法国园林设计的影响)。

在斜向大街之外,加上平淡无奇的棋盘状次要街道。这一平面布局,如某历史学家所说的,乃是「美国兼顾先例与创新之举」。

18 世纪美国首都的城市设计图,竟然是出自一位骄傲的法国画家

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申博会员网址aa0000|人民提供方便|优质生活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真人生活游戏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登录真人